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(引发的家庭悲剧——堪称现实版)
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(引发的家庭悲剧——堪称现实版)

陈凯歌导演有先见之明,在2005年上市一部《无极》,让无数人观看了一场关于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!

而在十几年后的今天,余欢也遭遇到一场家庭版馒头闹剧!

这场闹剧的很多场景,甚至还原了2004年风靡一时的家庭伦理剧《双面胶》里的场景!

这些高难度婆媳关系的调节,让新手余欢,一时从儿慈母孝、夫唱妇随的幸福殿堂,一下子落入尘埃,处于“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”的境地!

01 、家庭矛盾初露端倪

前段时间余欢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,连走路都虎虎生风,一张脸每天喜不自禁地舒展着,眼角眉梢时刻溢出藏不住的笑意!

为啥他这么得意?

因为结婚三年的余欢刚晋升做爸爸,前世“小情人”这边呱呱落地,那边余老妈也颠颠地从老家挎个小包袱过来支援了!

家里有三个让他牵挂着的老、中、幼三个女生,都甜蜜温柔,满脸笑意地盼望着他早点下班,好享人生的团圆和完美!

特别是小闺女那软萌的小眼神,粉嫩的小脸蛋,无意识地蠕动的小嘴唇……

每看一眼,都要被她吸引,忍不住看一眼、再看一眼……

就那么看着她睡觉,蹬腿,打哈欠,都要把心融化掉!

在余欢的世界观里,世上最可爱的生物,那就是他看在眼睛里、拢在怀里的小闺女!

咋这么可爱的娃娃呢!

余欢下班后,逗留在卧室里的时间越来越长,陪闺女的时间也越来越多!

那边老妈小声问:“欢儿啊,我去超市买点青菜!”

:“好的,妈,你快去快回啊!”余欢小声回应着余老妈,生怕吵醒刚入睡的女儿!

余欢的眼神都要在黏在女儿身上,完全没意识到老妈那张有些阴沉的脸上,有着欲言又止的忍耐!

晚饭后,余老妈放下碗筷,用期盼的眼神看了一眼余欢:“欢儿啊,我到小区的广场上散散步!你去不去?”

余欢看着餐桌上的狼藉,又扫了一眼凌乱的屋子,对余老妈说:“妈,你先去玩!我把屋子收拾一下,等袁舒给孩子喂过奶,我们带圆圆一起出去转一下!”

袁舒是余欢追了八年追到手的媳妇,圆圆是遵循袁舒的姓氏的谐音给闺女取的乳名!

这一切,在余欢眼里,实在是圆满幸福!

余欢低头收拾餐桌的时候,并没有注意到在门口换鞋的余老太撇向袁舒那怨愤的眼神!

在余欢的世界里,一厢情愿地认为,家里所有成员都如他一般,视女儿为天为地!

其实不然,孕期一直未露面的余老妈可不是因为稀罕皱皱巴巴的小孙女才来的,她来的目的是和袁舒叫板的!

在她的意识里,袁舒一向高傲!

婚前俩人到家里去,竟然放着她给于欢和袁舒的房间不住,偏偏牛气哄哄地到门口的宾馆里去住着。

真是有钱瞎糟蹋!

还在自己面前装清纯,谁不知道她早就是自己儿子的人了?!

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,竟然被她迷的神魂颠倒!

所以一直憋着口气,硬挺到生完了,才露面!

她这次生的是个女孩,终于可以向自己低头了吧!

这次,倒要真要挫挫她的傲气,让她知道这个家谁是主人。

0娶了媳妇忘了娘

袁舒是余欢大学校友,同级不同班,同楼层的教室,不同的专业!

人长得清瘦,五官不算精致,但有种落落大方的美,有着吸引余欢的恬静气质!

从大一开始,余欢就看对眼了这个安静的女孩!

一直到大四毕业,她还是那种淡淡的表情,都没有对余欢吐口!

毕业后,余欢在袁舒工作的办公楼找了一份工作,又用了四年时间,才慢慢把袁舒那块石头心肠给捂热了!

好不容易拿了证,又一起打拼了两年,才在这个省城大都市里安了家!

清贫的日子终于快要熬到头了,才敢怀孕,生孩子!

用新房子迎接新生命,让他们倍感幸福!

结婚的时候,俩人卯足了劲赚钱买房子——要安家。

便一切从简!

没有彩礼,没有嫁妆,俩人各自带着对方回趟老家见了父母,便把婚结了!

只买了一个婚戒,什么三金之类的项链、耳环、手镯,都没配置!

当时余老妈还在余欢面前夸了一句:“哟,这么看来,袁舒还真不错哈!”

余老妈真心也好,假意也罢,反正余欢是听不出来的。

他觉得媳妇贤惠持家,老妈慈祥宽厚!

真是幸福的一家人!

这不,媳妇刚出了月子,余欢便巴巴地在商场购入一款时尚漂亮的三色彩金项链!

这个事,他懂!

他姐结婚的时候,他妈给他姐陪嫁了一套“三金”!

自己结婚时有些仓促,老妈没拿出“三金”给儿媳妇,余欢也不好说啥!

但他觉得袁舒那么懂事,咱也不能亏待她不是?!

回到家,打开红色的长条盒子,帮袁舒戴上!

原本清瘦的袁舒,因新生产,稍稍圆润了一些。裸露的锁骨肉肉的,在金属色的映衬下,显得光滑细腻!

余欢看着袁舒低头时嘴角的一抹甜笑,心里觉得“值,太值了!”

兴奋不已的余欢,拉着余老妈的手过来:“妈,妈,你看,舒儿戴着这款项链是不是特别漂亮?”

余老妈眼神里一记刀子直飞出来,脸上挂不住了!

甩开余欢的手,嘴巴里图嘟囔着转身走了:“都是些狗肉,上不了台面的东西,有啥好瞅的?!”

余欢还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,完全没听到老妈的嘟囔!

但,袁舒的脸色变了变,笑着取下来,放在盒子里,轻声说:“我在家里带孩子,不戴这些!万一孩子手抓住,把手勒坏了!”

事关余欢心头肉,那都是对的!当即也附和着说:“对对对,还是老婆考虑事情周到。那就先收起来!”

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在卧室里亲昵的说话,余老妈心里酸得像打翻了一缸的醋!

曾经余欢事事都先考虑自己,这才几天,便把老妈放在脑后了!

真是“娶了媳妇忘了娘啊!”

眼泪瞬间就充满了眼眶,太委屈了!

自己千里迢迢来这里,可不是来看他们秀恩爱的!

自己来这里是提醒儿子,他还有个老妈呢!

:“百善孝为先”,有啥事不都得先尽着自己吗?!

一股气在余老妈的胸口憋着,怎么也没机会发出来。

0一桩馒头血案

袁舒体恤余欢,每天夜里自己奶孩子、换尿布,都静悄悄地进行,生怕打扰到余欢的睡眠。

一家人都指着余欢白天出去卯足了劲上班赚钱呢!

她可以在白天孩子睡觉的时候再眯一会儿,即便自己白天迷糊一些,也不打紧。

袁舒对于欢很满意,特别是婚后,并没有表现出与婚前有什么不同,甚至还比婚前更体贴一些,这让袁舒很是舒心。

袁舒自己妈去世得早,从小跟着后妈一起生活,父亲开大货车出去赚钱,常年不在家。

后妈不算刻薄,但对自己也就普普通通。

虽然对她没有打骂,但只要她和后妈带来的弟弟发生争执,还是会遭受后妈的冷言冷语。

那种孤单又无所依靠的感觉,像极了濒临溺水身亡的瞬间。

一次涨洪,她不小心滑到在日常经常经过的小河里,差点沉溺进去,是后妈把她拉了上来。

从此以后,她对后妈的冷言冷语有了免疫力。

她觉得,后妈也是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的对自己关心的人吧!

只是后来,她变得沉默寡言,对什么事都平淡视之。

看似与世无争的袁舒,其实很争强好胜,在没有好的条件下,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。

之后脱离后妈的掌控,凭借奖学金和助学金,她攒够了大学的生活费。

父亲偶尔会给她一些补贴,但她知道父亲也很难,自上班后就拒绝了父亲的资助。

敏感和自尊是袁舒保留得最完整的东西了。

可是,因着生产,让自己的自尊心被婆婆一次又一次地践踏,不想让于欢为难,她都一一忍下了。

婆婆是一个戏很足的女人。

于欢在家时,那些冷言冷语她收藏了一部分;当着于欢的面,她用侵蚀策略,缓缓地释放出对袁舒的轻视和蔑视。

慢慢地观察于欢的表现,然后再根据于欢的反应,如果于欢反应强烈,她会收敛一点,如果于欢无动于衷,那么她就更放肆一些。

袁舒想给她提个醒,自己不是那么好欺负的。

借着婆婆买两种馒头的行经,婆婆知道自己爱吃馒头,偏偏买两种馒头。

其中一种又大又漂亮,一看就是手工馒头,嚼起来劲道又有股香甜味,这样的馒头贵一些;另一种是机制馒头,粗制滥造产品,小小的四个串一串,吃到嘴里有点渣,这样四个的价格顶手工馒头的一个。

每次,婆婆只买两个手工馒头,买八个机制馒头。

手工馒头,她自己一早一晚各吃一个;

自己和余欢俩人就对付那八个机制馒头了。

她想着可笑,这么小的事情,婆婆都想压制自己一头,以显得她在家里的地位高人一等。

袁舒想着用这么小的事给她提个醒,不会引起伤筋动骨的矛盾,也能让她知道,自己早看穿了她的那些小伎俩。

便在一次早餐上,当着于欢的面对婆婆说:“妈,您买的那个大馒头好吃吧?下次多买一点儿,我和余欢也尝尝!”

:“我买这个馒头,要排老长的队了。这个馒头劲道,吃起来好吃!”婆婆边大口啃着馒头,边向我们炫耀。

:“那既然排队不容易,干吗不多买几个,让我们也尝尝!”袁舒追着说了一句。

半响婆婆没说话。

不一会儿边眼泪吧嗒地下来了:“我伺候你们容易吗?我就吃个馒头还要被你说?”

一时间,袁舒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边起身说吃饱了,进屋看孩子了。

余欢甚至不知道这两个人至于吗,为了一两个——馒头?!

三天后,余欢的姐姐来家里做客。

有了亲生闺女的撑腰,余老妈可劲地作了一把。

余老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拉着闺女的手,哭诉着自己的委屈。

袁舒看着她们闹心,想抱孩子出去散散心。

余老妈从她手上把孩子夺了过去,更狠的话如刀子般直捣袁舒:“你这会儿知道理亏了啊?刻薄自私,吃个馒头都要被你说,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,你要走就走,我们不拦着你,但圆圆你不能抱走!”

袁舒也急了,自己的孩子放在这样情绪不稳定的人手上,还是很不放心的。

便去抢孩子。

被余欢姐姐挡了一下,余老妈抱着孩子走到沙发前,又看一眼气急败坏的袁舒,顺手把手上的孩子狠狠地向沙发上扔去。

袁舒推开余欢姐姐,一下子把余老妈撞向一边。

孩子从沙发上滚了下来,余老妈没站稳摔在了地上。

孩子的额头被撞了一个大包,半个月后慢慢消了。

余老妈年纪大了,腿部骨折,走路有些不便利。

余欢没有看到当时的场景,但老妈和姐姐一致说袁舒把老妈推到在地,还把孩子弄摔了,她就是个恶毒的女人。

袁舒总是淡淡地看着自己,轻轻叹气。

余欢感觉自己站在一个独木桥上,一边是老妈,一边是老婆女儿;她们闹得水火不容,自己有点走投无路的感觉。

但他相信自己,袁舒虽然看起来冷漠,但心底还是良善的,绝对不会平白无故推老妈的。

余欢还是希望能将自己的婚姻进行到底。

#我要上头条# #将婚姻进行到底#

松阳县感觉粥吧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西屏街道紫荆路6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