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揭秘:亚述巴尼拔与亚述帝国消亡的联系
揭秘:亚述巴尼拔与亚述帝国消亡的联系

亚述帝国随着最后一位亚述王的去世而消失,在最不幸的时候,这位自称为“伟大英明亚述及世界之王”的亚述巴尼拔,尽管曾怨天恨地,但最后仍未对神丧失信心。这位亚述王在其最后一块泥简中,曾写下如《传道书》及《约伯记》之类的话语:我自问,无论对神或对人,无论对生者或死者,我都没有稍加怠慢,但疾病与厄运为什么会降临到我身上?国人钩心斗角,家人彼此仇恨,耻辱包围着我,使我束手无策。我知道,由于身心疾病的夹攻,我的末日业已降临。今天是城里守护神的日子,大家在热烈庆祝,但我这个垂死的可怜人,却在死亡边缘挣扎。日夜号泣之余,我只有这样求神:“神啊,求你怜悯我这个罪人,使我重见天日!”

亚述巴尼拔到底是怎么死的,历史上并无记载。拜伦戏剧化后的故事说,他放起一把火,和宫殿一起在火焰中化为灰烬。这个结局是真是假不管,却是最权威的。亚述巴尼拔之死,就亚述而言,是个凶兆。它象征着亚述帝国的崩溃。亚述经济不能自给自足,它的生存要靠劫掠,然劫掠要靠武力。因此,一旦武力不足恃,败亡立见。亚述生存靠胜利,然而胜利常会造成不利的影响。首先,胜利之获得要人去死,而死的人多半是最强健最英勇的。第二,享受胜利的果实常使人之身心趋于腐化,而强健的身心却为获胜的必要条件。第三,大批战俘及奴隶人口的充斥,使亚述赖以获胜之军队本质发生改变。综合以上数因,一旦蛮族入侵,帝国便立告瓦解。

亚述巴尼拔死于公元前626年。14年后,巴比伦人(在那波帕拉萨尔率领下)、米底亚人(在基亚克萨里斯率领下)加上西徐亚人的一些部族,组成联军,由高加索向亚述进兵。这支联军不费吹灰之力,便占领了亚述北部各据点。这支联军再进一步,尼尼微便告陷落。从前亚述诸王对付巴比伦及苏萨的惨剧,这时便在尼尼微重演。房屋宫殿庙宇付之一炬;田地被彻底破坏;人民一半被杀,一半变成奴隶。这是一次惨重的打击。经此打击,亚述从此一蹶不振。亚述帝国消失了,可是有些东西却留了下来。在人类文化中,经波斯、马其顿而传至罗马的武器、战术、涡形柱头、女像柱头、分省统治,就是亚述人留下来的。

近东人提到亚述,说那是一个骄横君主征服各小邦所成的一个帝国。犹太人提到尼尼微,说那是一个充满血腥、强盗及谎言的都会。在无情岁月中,所有英明伟大的君主慢慢都会被人忘怀,所有繁华美丽的都市慢慢都会成为废墟。自亚述帝国崩溃后200年,希腊将军兼历史学家色诺芬率兵到达尼尼微,他已不大相信那儿就是曾经统治过半个世界的一代名都。今天到达尼尼微的人,对于昔日的繁华,当然更连一点凭证都找不到了。因为即使亚述盛世,为荣耀及美化其神庙从远方运去的石块,也已荡然无存。其实,别谈石块了,就是亚述大神——亚述人相信他是永生的象征——也已找不到丝毫踪影。

狄奥多罗斯对亚述巴尼拔事迹曾有所描述——可靠与否不得而知。他说,亚述巴尼拔晚年,放纵恣肆,寄情声色,他后来的不幸都是他自找的。下面,乃亚述巴尼拔之自供:充分明白了人有生必有死,为什么不随心所欲?今朝有酒今朝醉,一滴何曾到酒泉?今天我是天下至尊,但明天就会化为尘土。所以为什么不得乐且乐?有吃的,吃。有玩的,玩。除了吃、喝、玩、乐,一切均可置诸脑后。也许,这又是亚述巴尼拔的另一面。这一面和那一面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,也许不但不算矛盾,而且彼此因果相连。

近东,在尼布甲尼撒时代,如果凌空俯瞰,我们所见正如一片汹涌的人海。海中人忽而集中,忽而分散。他们你压我,我压你;你咬我,我咬你;你吃我,我吃你!对这一人海细加分析,我们可发现,其中有大的集团,有小的集团。大的集团为数少,小的集团为数多。大的集团,总是被小的集团密密包围。那些大的集团,就是埃及、巴比伦、亚述及波斯几个大帝国。那些小的集团,就是辛梅瑞安、西利西亚、卡帕多西亚、比希尼亚、阿斯卡尼、密细亚、卡里亚、吕西亚、潘菲利亚、亚摩利人、迦南、阿拉米人,亚扪人、摩押人及其他数以百计的小国家小部落。

这些小国家小部落,在别人看来,实在微不足道,可是在他们自己看来,他们每一个都是历史的主角、世界的中心。今天写世界史的人,对于他们往往仅一笔带过,这让他们很不服气。环绕着几个安定帝国的国家或部落,一般均以游牧为生。

自有历史以来,这些游牧民族,对于以农耕为主之帝国,一直是一种很大的威胁。周期性的旱灾常迫使他们侵入比较富足的农耕地带。于是,一场战争接一场战争,彼此打得难解难分。战到最后,通常总是游牧民族获胜。环顾全球,凡属文化滋生之地,四周总有游牧民族跟着。正因为亚述对周边国家的小视才导致最终被一步步蚕食,居安思危,可不是说说而已啊。

松阳县感觉粥吧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西屏街道紫荆路6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