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90后女辅警父亲:女儿并非敲诈 是被他们玩弄
90后女辅警父亲:女儿并非敲诈 是被他们玩弄

近日,许某一案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后,该案一审刑事判决书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撤回,涉案公职人员是否受到处分也备受热议。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期间,许某同时或不间断地与多名公职人员发生不正当关系,后以自己家人找被害人闹事以及自己购房、怀孕、分手补偿等为由,抓住这些公职人员害怕曝光后影响工作、家庭、名誉的心理,先后向这些公职人员索要人民币372.6万元。

▲案发前的许某。

2021年3月15日晚,许某父亲接受了红星新闻独家采访。许某父亲说,案发之前,他并不清楚女儿的私人生活状态,“如果知道,肯定阻止她了。”他还认为,其女并非敲诈,系这些公职人员“欺负”“玩弄”其女,“犯错误的是他们,不能把屎盆子全部扣我女儿一个人头上。”

以下为红星新闻与许某父亲的对话。

“如果早知道这些事,我就阻止她了”

红星新闻:你女儿的基本情况?

许某父亲:

我女儿1994年出生,之前在山东一家卫校上学,2014年毕业之后,先后在连云港市灌云县、新浦区等地的医院上班。2018年春天,我当时还在浙江打工,她给我打电话说,“我现在‘高升’了。”我问她怎么回事,她说她到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上班了,做辅警。

▲许某的工作证件。

红星新闻:你家庭的经济状况?

许某父亲:我靠打工为生,一天170、180元;我老婆有心脏病,一个月吃药(花费)600、700元。我女儿到卫校上学的钱,还是我在外面借的。

红星新闻:案发前知道你女儿的私人生活状态吗?

许某父亲:

不知道,我家大女儿以前知道一些。我要是以前就知道,我就阻止她了;我要是以前就知道,我就要气死了。

红星新闻:你女儿平时没有和你们谈过这些事?

许某父亲:

没有,她平时在城里,大约每周末回家一次,回来也不聊。我老婆平时催过她,说她年纪大了,应该找个对象,但她不让我们管她的事,后来我们也就不谈了。

红星新闻:你女儿的经济状况?

许某父亲:

我们平时没看到她花钱大手大脚,她有没有钱我们也不知道,平时只有她花我们的钱,我们没有用过她的钱。她在灌云县城有一套房产。买房子的时候,我们夫妻给了她二十六七万元,其中六七万是我们向亲戚朋友借的。直到现在,我们还在还债。

“开庭时女儿说不想见我们,等以后去监狱看”

红星新闻:你什么时候知道判决书里说的那些事情?

许某父亲:

案发之后我才知道。我们夫妻两人,已经没有脸面了。他们为什么欺负我女儿?

红星新闻:你们家人都完全不知道吗?

许某父亲:

案发之后,我老婆后来告诉我,大约2019年3月,有一次海州分局副局长刘某兵拿我女儿的手机,给我老婆打过电话。他在电话里讲了他和我女儿的事情,说我女儿怀孕了;他之前承诺会和他老婆离婚、和我女儿结婚;但他说话不算数,耍我女儿,我女儿和他分手,天天去闹,还寻过短见。(许某母亲:我当时跟刘某兵说,我家闺女不出事就算了,出了事我饶不了你;刘某兵说,他会把这件事处理好。)

▲2019年6月,许某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刑拘。

红星新闻:你妻子之前没有告诉过你?

许某父亲:

她怕我生气,没有说过。

红星新闻:开庭的时候你们家属去旁听了吗?

许某父亲:

我们家属都没有去。一审辩护律师说,不让我们去。我问律师理由,律师告诉我们,他问过我女儿,女儿说不想见我们,等以后去监狱看看就行。我想她,心里很不好受。

“不能把屎盆子扣我女儿一人头上”

红星新闻:你怎么看待一审的判决结果?

许某父亲:

我女儿被判了13年、罚金500万元,我心里不平衡。

红星新闻:法院认定你女儿敲诈9名被害人372.6万元。

许某父亲:

他们都是公职人员,他们不该欺负我女儿。他们给我女儿的钱,是自愿给的青春损失费,怎么能说是敲诈呢?如果说我女儿敲诈,为什么他们当时不报警?他们有人就是警察。我女儿没有从他们口袋里掏钱、抢钱。作为公职人员,他们欺负我女儿、玩弄我女儿,犯错误的他们是,不能把屎盆子全部扣到我女儿一个人头上。

▲许某财物被扣押。

红星新闻:公安机关扣押了你女儿的手表、50万元现金是怎么回事?(记者注:灌南县监察委员会《扣押财物文件清单》显示,许某被扣押了4只劳力士、欧米茄等品牌手表及50万元现金等钱物)

许某父亲:

手表我不知道。50万元现金,应该是刘某兵给的。我女儿案发那天,她正好在家,她跟我们说,刘某兵出事了,相关部门要她去配合调查,她告诉我们,刘局长给了她50万元,她要去把这个钱退回去。她那天走了以后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

红星新闻:一审判决罚金500万元,你怎么看?

许某父亲:

我们没有钱交罚金。我女儿现在被判13年,以后怎么给的起这500万元罚金?我女儿在灌云县城买的房子,现在还没有被查封;如果真的要罚,房子是不是会被查封?买房款里有我们夫妻给女儿的二十六七万元,这个钱到时候是不是得先划给我们?

“我们现在没脸见人了”

红星新闻:你们后续的打算?

许某父亲:

我女儿已经上诉了,现在不知道案件的进展。希望相关部门公平处理。

红星新闻:此事在网络上引发关注,作为许某亲属,你们怎么想?

许某父亲:

我们现在没有脸见人了,这是很丢人的事情。周围的村民都知道这个事情,但他们当面不会和我们谈。我们心理压力很大。

松阳县感觉粥吧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西屏街道紫荆路6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