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历史趣闻:韩愈爬华山吓到崩溃写遗书,辛弃疾大醉问松树
历史趣闻:韩愈爬华山吓到崩溃写遗书,辛弃疾大醉问松树

失态是任何人都不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词,一个人的时候失态也就算了,只有自己知道,如果在人前失态,那就是无法磨灭的黑历史了。如果这份失态再加上点儿明星效应,甚至可能永载史册,这个失态就太亏了。君子最讲守礼,失态最不合礼数,除了心大潇洒派,其他的估计只能当个黑历史后悔着了。

失态一般都需要情绪极为不稳定,要么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,要么是神志不清——比如喝多了,实际上历史上因为喝多了发酒疯的人还是不在少数的。那么这帮将文人气节看得极重大佬们,究竟什么情况才失态,失态又是什么样的呢?

第一种,因为恐高失态。

恐高实际上也不是当事人能控制的。尤其是古代,又没有什么高楼大厦,顶多爬个山。如果是户外运动爱好者也就算了,经常爬高上低的无所畏惧。如果是个宅男,突然一下跑到了高处,突然发现自己恐高啊!那结果可能就比较尴尬了。

一般情况下,恐高顶多也就是头晕目眩,走不动路,再夸张一点哭哭啼啼。不过韩愈的恐高,当真给大家演绎了恐惧的极限。

《唐语林》是这样记载韩愈爬华山的:“韩愈好奇,尝与客登华山绝顶,度不可下返,发狂恸哭,为遗书。华阴令百计取之,乃下。”具体的故事就是,韩愈他一个宅男,因为好奇一览众山小的感觉,就和朋友快乐约了爬华山。五岳之中他还偏偏选了个最陡峭最难爬对恐高症最不友好的。众所周知,自古华山一条道,路又陡又险,当时也没有缆车,有没有栏杆都说不定。如果韩愈爬个泰山,大不了好汉坡弃疗,或者遇到个云雨天气,雾大的啥都看不到,估计不会恐高。

结果,到了华山顶上,韩愈的恐高症彻底发作,一波操作疯狂输出,又发疯又崩溃大哭,还要给家里写遗书。可想而知,如果这个状态,估计是瘫在地上,就差以头抢地了,根本没法挪动。所以搞到最后,是当地官员找人给韩愈扛下来的,不然还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程度。现在去华山,还能在苍龙岭看到韩愈投书处,就是韩愈当年吓到失态惹出来的幺蛾子,被大家当成景点,流传至今。可谓是失态第一惨了。

不过大佬毕竟是大佬,虽然华山一生黑,他还是写了个诗感慨一下悲惨的自己,应运而生《答张彻》:“洛邑得休告,华山穷绝陉。倚岩睨海浪,引袖拂天星。日驾此回辖,金神所司刑。泉绅拖修白,石剑攒高青。磴藓澾拳跼,梯飚飐伶俜。悔狂已咋指,垂诫仍镌铭。”

诗中对华山的险峻和美景还是给予了高度评价,并且对于自己之前的失态感到深深的后悔,现在就是后悔,非常后悔,一开始就不应该去华山,去了也不应该崩成那样。我要铭记黑历史,开创美好未来。

看了诗还不听劝,于是落得跟韩愈一样倒霉的,还有和大前辈选择了同一个坑跳下去的毕沅。此人当然没有韩愈有名,他是清代的一名史学家。他时任陕西巡抚,也去爬华山,然后到了苍龙岭又栽了。苍龙岭不负其名,果然是有苍龙之势,能吓到一个又一个。此人也是因为恐高症发作,于是最后是被人吊着拽下来的。同样是一生污点,估计从此不踏入华山山门。

除了因为不可控的恐高被激发了失态模式的,还是就是喝酒。酒一喝多,啥事都能干得出来,各种酒驾司机就是例子。古代文人们以酒助兴,甚至有酒有诗文,喝点酒当然不是什么坏事。不过真的喝多了还当众闹出笑话,那当真是比恐高更丢脸。

第一个说的算不上闹笑话,不过也算是失态了,好就好在是一个人,事后还能乐子写一写,而且写得极美,略有失态也不妨事了。

这个就是美人配美酒的组合,李清照。

李清照出身大家,从小饱读诗书,虽然后来遭遇变故每天凄凄惨惨戚戚,但是曾经也是天真烂漫的少女。她的《如梦令》中写了自己游湖的经历:“常记溪亭日暮,沈醉不知归路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”

豆蔻少女,湖中泛舟,又喝了几口酒,便有些微醺,找不到回家的路,自由自在地在湖中游玩,误入一片荷花之中,船桨曳曳,巧笑盈盈,惊起一滩鸥鹭。这样天真烂漫,自由自在的景象,是李清照年少时快乐生活最美丽的写照,有花有酒有美人,当真是一副极美的图画。

李清照这个是美景,可是到了白居易这儿就不那么容易了,白居易被贬江州,意难平,当听到来自长安的女子讲述身世,拨起琴弦时,各种辛酸一拥而至,仿佛找到了倾泻的途径,于是就有了“座中泣下谁最多,江州司马青衫湿”。因为酒劲加成,加上愁绪纷纷,“乐天”也没有控制住情绪,生活不易,两行辛酸泪。

辛弃疾是豪放派的一大代表,他喝醉了,举手投足间都是豪情:“醉里且贪欢笑,要愁那得工夫。近来始觉古人书,信著全无是处。昨夜松边醉倒,问松我醉何如?只疑松动要来扶,以手推松曰去!”(《西江月·遣兴》)。

辛弃疾这个是真的醉的不轻,喝多了看什么都在晃,甚至要松树来扶自己,充分践行了参考系是相对的这个理论。喝多到这种程度,再联想那一句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,一是感叹辛弃疾当真洒脱,二是为他的愁绪而惋惜,因为怎样深刻的愁,要喝成这样来消愁呢?

最后说喝酒,自然少不了诗仙酒仙剑仙的李白,他喝多了之后挥毫写下: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,这份属于李白的浪漫,洒脱和骄傲,尽在不言中。不过李白的傲也给他带来了一些麻烦,官场失意的李白最后选择沉醉山水,与酒为伴,失态失意,都没有一壶浊酒重要了。

失态源于不可控,不过也未必可怕。有的人失态涕泗横流,有的人失态人树不分。不过能在失态后调整好心态,失态可能也是一种宣泄的方式。白居易哭完还是要干活,李白不醉了也还是要赶路。

人生可能总有失态的时候,一笑而过,甚至调侃几句,才是快意人生。

文/特约作者 元气爆破少女乖酱

图/网络

参考资料/《唐语林》等

松阳县感觉粥吧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西屏街道紫荆路6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