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摆渡人
摆渡人

作者:左璐 摘自:《看天下》2020年第10期

海边的椰树下,一位长者脚趿拖鞋,下身穿着花纹短裤,倚靠在一堆竹简上。他眉头轻皱,手捋长须,正若有所思地远眺。另一个长者是一位束着长发,站在演讲台前传道解惑的讲师。前者是美国人李渡眼中的“存在大师”——道家学派的宗师老子,后者则是“正直大师”——儒家的圣人孔子。

李渡原名StewartLeeBeck。Stewart一名起源于苏格兰,Beck起源于德国,他的朋友孙祝旻觉得Lee和中国李姓读音相近,便给他起名李渡。

在中国生活20多年,李渡每次回美国都发现,身边人即使在信息已如此畅通的今天,也并不了解东半球的中国和中国人。于是,他找来自己的中文老师卢海妍,还有孙祝旻,想合写两本书,以一个在中国有丰富生活经验的美国人的视角来解读中国。

听到李渡要写书的想法,卢海妍很惊讶。虽然两个人相识多年,但每次李渡误读中文发音时,卢海妍还是会通过暗地里掐自己的方式来抑制大笑的冲动,然后面无表情地鼓励李渡:“再试一遍。”用李渡的话说,他并不是老师认为的最有可能成功的学生。不过,读完李渡的初稿,卢海妍说:“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母语这么美。”

他们合著的这两本书就是《趣简中国史》和《趣简中国话》。他们希望用轻松诙谐的方式,向外国年轻人介绍最具代表性的中国历史和文化。MuffinMan

中國同事给李渡送了个“muffinman(松饼师)”的外号,但此muffinman,是取中文的谐音,指“麻烦人”。李渡对工作细节的要求很高,同事们都觉得他有些挑剔。

李渡对成语很感兴趣。他发现成语“海底捞针”在英文中也有类似的说法,但翻译成中文则是“在草堆中寻针”,比较之下,“在草堆中寻针真是小菜一碟”。

李渡回到美国,朋友们都说他是已经被“中国化”了的美国人。根据造词规律,他自己发明了一个新的英文单词:sinolinguaphilia,指长期使用中文的外国人出现的“中国化”现象。这些人可能出现以下表现:说母语时,会不自觉地使用中文语序,比如“Youwhattimegotoairport(你什么时候去机场)”;做出肯定回答时,他们习惯说“对对对”;“症状”最严重的,做梦都在说中文,还和现实生活中完全不懂中文的人对上了话。一部两个小时的中国历史电影

到中国不久,李渡想写一个关于上海的剧本。当时孙祝旻的大学室友是李渡太太公司的实习生,室友对孙祝旻说:“这么不靠谱的事情你应该感兴趣。”李渡和孙祝旻一见如故,聊了很久,开始了长达20年的合作。

“创作过程充满了文化、语言的冲突,团队成员中有‘60后’‘70后’‘80后’,所以有很明显的代际冲突。”李渡和孙祝旻回忆起《趣简中国史》的创作过程时说。为了在100多页的篇幅中展现漫长的中国历史,大家商量后决定,每个朝代只选择3个人物。西方人喜欢听故事,他们把整本书以一部“两个小时的中国历史电影”的方式呈现。

一部电影人物太多,形象就会模糊,怎么让国外读者记住每个人呢?李渡成为中西文化的“转译者”。

在探讨郑和这个人物时,他们发现外国人很难念出“郑”字拼音中的“zh”,还会习惯性地将拼音的“he”发成英文中的“he(他)”。为了便于理解,他们给郑和起了一个名号:海上漂流CEO。郑和这个“海上漂流CEO”,带领着约2.7万人的团队漂流在惊涛骇浪之上。这支庞大的队伍包括由使者、官员组成的“领导层”,由船长、舵手、天气预报员、占星家组成的“航海事务处”,由各级士兵组成的“军事护卫队”,由外交后援团、后勤人员组成的“服务部门”和由道士、僧侣、算命先生组成的“精神导师团”。

提到宋徽宗,李渡觉得,同样痴迷于字体设计的苹果创始人乔布斯一定会很喜欢他,因为他自创了“瘦金体”。但作为皇帝,宋徽宗是不成功的。于是,李渡将宋徽宗比喻成有着莫扎特天赋的教皇和成为美国总统的猫王,他们都有着非同寻常的艺术天赋,却因戴上权力的镣铐,只能没日没夜地喝酒。

孙祝旻个性自由洒脱,她想写魏晋时期的竹林七贤。但和李渡提起时,她迟迟没有看见对方眼神里的光:“我们认识这么久,看到他很客气地回答‘不错’,肯定是因为还没有找到能打动他的点。”说到这里,两个人对视了一眼,流露出老友间的默契。

直到有一天,孙祝旻说:“你知道吗,其实竹林七贤就是1700多年前的嬉皮士啊。”李渡的眼神立刻就变了。

竹林七贤是东方1700多年前反主流、选择纵情山水的知识青年;嬉皮士是西方国家20世纪60年代反越战、批判政府的理想主义者。虽相隔1000多年,但孙祝旻觉得,两个群体在应对社会动荡,寻求心灵自由方面是相通的。

竹林七贤和嬉皮士的对比一出,团队的人都很兴奋,收到的读者反馈也不错。他们看到中西方的“文化开关”仿佛一下子被打开了。

为了拍好这部“电影”,不让观众有起身离座的“尿点”,团队通过调整,割舍了很多对诗人的介绍。对外国人来说,这类内容讲述得太多可能会造成一些理解上的障碍,要让外国读者读进去,是他们的重要考量点。中西文化的“摆渡人”

来中国之前,李渡曾梦想去南美洲学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。然而一次意外的工作调动,让他收拾好行李,卖掉一切家当,搬到了中国。

孙祝旻觉得李渡始终对未知保持着真诚和善意,扮演着中西文化沟通的“摆渡人”这个角色。“有人会因为未知和迷惑而心生恐惧,在还不清楚实际情况的时候就下结论,这其实是不友善的。”孙祝旻和李渡曾对慈禧和宋徽宗的历史地位有过些许争议,但李渡的善意让两个人的探讨能始终平等地进行下去。

孙祝旻是上海人,在挑选唐代的三位代表人物时,她很自然地选了李白和杜甫,李渡却提议选一位女诗人。孙祝旻一开始不理解,后来她被李渡说服了。他认为唐朝女诗人的出现,可以反映当时世风的开放,女性地位的提高。

他们最终选择了鱼玄机,虽然《唐诗三百首》并没有收录她的诗,但他们很喜欢鱼玄机的人生故事。考虑到西方读者,在表现形式上,他们将鱼玄机想象成活在今天的人,帮她做了一个网上个人主页的介绍。

“我们不是学者,不需要承担书写历史的重任,也不用假装权威。”孙祝旻觉得自己和团队就是在记录历史长河中的一些人性闪光点,而读者就是每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。在现代,老子会如何生活?来吧,给他穿上一条沙滩裤。

(思南摘自《看天下》2020年第10期,本刊节选,小黑孩图)

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?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,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~

松阳县感觉粥吧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西屏街道紫荆路69号